保羅為他使徒權柄的表白(二)

 讀經:哥林多後書十章七至十八節。


使徒權柄的各方面


 保羅在十一節繼續說,『這等人當想,我們不在的時候,信上的言語怎樣,同在的時候,行事也必怎樣。』保羅在他的信中,似乎與他親身的同在不一樣;其實並沒有兩樣。我們應當向保羅學習,不要耍手腕,不要天然的客套,卻要有彈性。當我們與人同在的時候,不該那麼膽大強硬。當然,這意思不是說我們實際上是軟弱或無知的。我們乃是避免無謂的冒犯別人。但有時候我們需要放膽、剛強的說些話。有時候我們寫信需要用重的話,我們卻不願意這樣行。有時候我們在人面前不該那麼放膽,我們卻那樣作了。這指明我們這個人沒有智慧、沒有彈性或寬容。我們都要學習作一個真的人,不要耍手腕。同時,也要學習有彈性。我們一面要盡力不傷人的感覺,另一面也要有適度的膽量,對人說率直的話。


不要過了度量誇口

 十三節說,『我們卻不要過了度量誇口,只要照度量的神所分給我們尺度的度量誇口,這度量甚至遠達你們。』使徒是勇敢的,但不是沒有界限的。這表明他是在主的限制之下。他的誇口是照著度量的神,管治的神,所分給他的度量誇口。保羅向外邦世界(包括哥林多)的職事,是照著神的度量。(弗三1~2,8,加二8。)因此,他的誇口也是在這界限之內,不是過了度量,像那些熱中猶太教者那樣。十三節的尺度一辭,直譯,量度的竿;如木匠的尺。

 我們不該過了度量誇口。當我們見證我們從主所學的功課時,該受限制,有分寸。十三節的度量一辭,指明受神的管治。我們的工作和經歷都是照神所分給我們尺度的度量。不僅如此,祂給我們的享受也是有尺度的。因此,當我們說到自己的工作和經歷,或對主的享受時,我們必須是在度量之內作見證,也就是說,在一定的限度之內作見證。

 我們見證或報告時,不應該誇大。然而,有些基督教刊物的報導極為誇大;那些報導超過度量,沒有限制,不受約束。因此,我們見證自己的經歷時,必須留在神量給我們的度量之內。我們不應該漫無量度,超過量度,乃該照著度量的神所分給我們的尺度誇口。有一位管治者和度量者,就是度量的神,管治的神。所以我們必須留在神尺度和度量的限制之內。保羅在這裏所說的『甚至遠達你們』,指明他去哥林多乃是在神的管治和度量之下。


神的約束

 我們從十三、十四、十五節看見,雖然我們期望主的工作開展,但我們必須學習如何受神的約束。不要期望無限度的開展。那種開展必定不是在照著那靈而行的限制之內。我們從經歷中能見證,我們若照著那靈而開展工作,就一直有某種限制。我們裏面會感覺到,主擴展祂的工作只是要到某一程度。不僅如此,主會在外面興起環境來限制工作的開展。所以,當我們越過了某種界限去開展主的工作,我們裏面就沒有平安,外面的環境也不容我們越過界限。

 年輕人雖然還沒有太多進到主的工作中,但我鼓勵他們把這話留在心裏,因為有一天他們會經歷到這些情形。我們都需要學習知道,在事奉主並與神同工的事上,總是有界限的。在服事召會的事上,也是這樣。

 主特別喜歡約束年輕人。如果年輕人無心事奉,主會挑旺他們事奉祂。但等他們被挑旺之後,祂又會限制他們。人天然的性情不喜歡這種限制。譬如,在睡覺和活動上,我們也許不喜歡受限制。我們在屬靈上沉睡時,神會來挑旺我們。但我們太活躍的時候,祂就約束我們。我知道有些年輕人因著神這樣對待他們,而向神生氣。一位年輕弟兄可能想在年輕人中間帶頭。如果他帶頭了,他可能又想在召會中作執事或長老。在這些事上,他可能巴望有快速的進展。但神的原則乃是先叫我們快起來,又使我們慢下去;先興起我們來,又使我們降下。當我們下沉時,祂來扶持我們。但當我們上得太高,祂就把我們拉回來。因此,神對付我們的作法就是上去下來,下來上去。我們若肯接受神這樣的上上下下,最終我們就能在祂的工作中有用處。

 許多年輕人受不了神的上上下下。幾番上上下下,他們就想逃了。他們的態度是:『如果神要我上,就讓我上到諸天之上,留在那裏直等主耶穌回來。如果神要我下,就把我留在底下。我不喜歡上上下下,下下上上。』這種不喜歡神的上上下下,是許多年輕人個性的表現。

 神不要我們一直在上,或一直在下。甚至在自然界,日夜的轉換也證實這事。不會永遠都是白晝或黑夜,乃是有白晝有晚上,有晚上又有白晝。神創造我們,不會使我們的一日或一夜持續多年之久。這可能是照著我們的路,卻不是照著神的路。

學習受主的約束

 神有許多方法把我們帶到低處。有些年輕人被他們的婚姻生活帶到低處。某位弟兄在婚前可能像飛鷹翱翔在空中。他很容易談到美妙而榮耀的召會生活。但是結婚沒有多久,召會生活就不再榮耀了。神用婚姻生活來使這位興奮的弟兄冷靜下來。有些弟兄婚後就這樣在低處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但最終他會起來,只是不像從前那樣衝動了。這是長進的現象。

 神有時會用一個長老把你帶到低處。你若遇見這情形,你該知道,把你打倒的是神,而不是長老。是神藉著長老這樣作。長老對你說的話可能是無心的,卻把你打倒了。神這樣對付我們,因為祂是度量的神,分給我們一定的度量。

 我知道下沉是件嚴重的事。有些弟兄們下沉很久,似乎再也起不來了。但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又起來了。我們沒有一個人可以為另一位弟兄的情形下斷言。這種上上下下似乎不是我們能控制、支配的。我們的確不能控制、支配。因此,我們都必須看見,是神在管治,祂乃是這樣把我們限制在我們的度量裏。


留在神所分給的度量內

 在召會的事奉上,我們需要看見神只量給我們這麼多,我們不該過度伸展自己。我們必須知道自己的限度,自己的屬區,而不越過到別人的區域。像保羅一樣,我們該照著我們的尺度行動、行事;也就是說,只照著神量給我們的度量行動、行事。


 我鼓勵青年聖徒特別要研讀這一段話,從中學習如何在召會的事奉中行事,並如何在主的恢復裏行動。青年人,你們必須知道自己的尺度、界限。這意思是說,你們必須知道神所量給你們的度量有多少,範圍有多大。這樣的約束和限制,對於我們的肉體是非常實際的對付。我們天然的人喜歡無拘無束。但神知道我們的難處,所以給我們一些限制和約束,好叫我們留在祂所分給我們的度量之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tiste 的頭像
altiste

Quai de Saône

alti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