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於我的懶人基因,接下來可想而知,當然是會越寫越短XD……


 *

8 mai - Day 2 - 痛苦的第一夜


不知道是飛機上沒睡好還是晚餐吃太多,第一晚比我想像中的容易入睡。(是啊,你不知道在法國正好是午睡時間嗎?)

一覺醒來精神好多了,Gwenola也醒了,應該八點了吧。我打開手機,『幾點了?』



……x!三點半Orz。

我還勉強自己再睡一下,Gwenola翻了半天乾脆起來看書。接下來是五點、六點……我已經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睡著還是醒著,六點半以後就再也睡不著了,反正天也亮了可以起床了……


雖然如此亂睡一通,有睡還是有差。Gwenola早上開始昏睡(這時候法國是晚上了),我起來梳洗完全吵不醒她,我只好自己先下樓吃早餐。

早餐是buffet,豐盛得跟房間的豪華程度一樣誇張,美式、法式、韓式、日式,就差沒有永和豆漿……不過我在樓下坐了快要一個鐘頭,只遇到第二小提琴JiHwan一個人而已(因為他之前在上海),看來昨天晚上睡不著的應該不是只有Gwenola……


昨天晚上有韓國的姊妹去機場接媽媽去旅館。今天跟媽媽約十點在地鐵站出口。沒有什麼感人的相會啦~呵呵,只有十二包carte noir咖啡換成了芝麻糊、杏仁、麵茶^^。

和媽媽出去吃飯的話,點菜只能用指的(沒照片就完了)……忘記吃什麼了,反正一定有泡菜……


下午大家就都復活了,排練Holst、Tchaikovsky。


 *

9 mai - Day 3 - 我想起中午吃的是年糕湯……


勉勉強強可以睡到七點,中間還是有醒來以為八點的錯覺,不過至少今天已經可以知道那是錯覺……

早餐終於遇到比較多人,因為今天的排練在上午。排明天要演出的協奏曲,Tchaikovsky的Pezzo Capriccio、忘記是誰的豎琴協奏曲和Mendelssohn的小提琴、鋼琴雙協奏曲。

獨奏柴可Pezzo的是個中年韓國大提琴家(對不起我記不得他的名字Orz),拉琴方式很神奇,整個人貼坐在椅子上,拉起琴來像嗑過藥一樣(原諒我奇怪的比喻,找不到更貼切的形容詞了),Sora說他算是韓國現在第一流的大提琴家,看得出來……

豎琴獨奏是巴黎高等的豎琴美女教授;Mendelssohn則是由這次邀請我們的小提琴家、也是首爾室內樂音樂節的音樂總監Dong-Suk KANG和另一位延世(Yousei)大學的鋼琴教授擔綱獨奏。其實我很久以前就聽過Dong-Suk KANG的演出,因為他是Courchevel音樂營的主辦人之一。這三位最近音樂會都不少,豎琴美女還可以,另外兩位……今天比較像來練琴的XD……(這個,聽說音樂會是明天是吧……)


下午跟媽媽去逛南大門市場。南大門,就是二月才被燒掉的那一個。感覺是個賺觀光客錢的地方,一堆名產點,最可怕的是許多商家都會講中文(根本就是中國人Orz)……這,到底是買還是不買呢……

傍晚經過一間點,門口排了一對人龍,還有一個店員專門"整隊"讓排隊的人不要擋住馬路。衝著這堆人當然要來排一下……原來是間手工包子店,於是我們的晚餐就有著落啦=ˇ=。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tiste 的頭像
altiste

Quai de Saône

alti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