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星期的兩件大事都順利完成。

 *

星期一弦樂四重奏的錄音。算是Omer加入我們以來的第一次正式驗收。

為了這個錄音我們提前了兩天收假,學校還沒開,只好在唯一容納得下大家的Anthony家練。其實我是有點擔心的。倒不是怕練不好,而是通常室內樂最容易擦槍走火就是在面臨壓力的時候(至少,跟我們的上一屆一提美眉是這樣)。

早上十點上Ravel。我承認我還沒醒(其實大家應該都在半睡眠狀態,沒辦法現在是冬天),果然被噹的幾乎都是我的part,大概有史以來上課被噹最多次就是今天了Orz(誰叫我們教授是個完美的弦樂四重奏中提琴手),剛好第一樂章中提琴的主題又多,大概除了第二主題ok(因為有特別練)以外都被噹完了=.=……

十一點暫時下課,我嘴上說:『我不想練,怕下午太累。』可是雙腳還是不聽使喚走去accueil拿了琴房……

中午吃飯Elise還有意無意的說:『其實我覺得妳早上拉得很不錯……』你看我完全是多慮,哪裡來的槍啊火的,我的同事們多可愛呀。

下午一點上Beethoven。這次大家都醒了也吃飽了,果然兩個樂章都很ok。聽教授爆料錄音的秘辛:你知道xx交響樂團xx曲子剪接了一千五百次還拿到xx唱片大獎嗎?……

兩點鐘,助教也來了,移師音樂廳錄音。我還頭一次遇到教授跟助教都來幫忙聽錄音,真榮幸XD。拉完第一次Ravel。很不幸錄音師說不能剪接(絕對不是不能,是他不想),於是接下來改變策略,不滿意就停以保留體力。

(其實我覺得早上被噹這麼多地方也不錯,果然到下午完全沒有我的問題。)Ravel第N次,ok。換Beethoven。

和Ravel一樣,也是第一次錄完後去試聽,教授一面提醒我們可以改進的地方,然後再錄。第一小提琴當然是最吃重,重錄的時候Omer拉到一段快速音群打結,再來,第三次還是再同一個地方停掉,Anthony平衡氣氛,我其實倒不介意他停,因為我前面有個地方也不大完美。第四次那個我不滿意的地方做得很不錯,我心裡一閃「這次千萬別停啊」,果然就一直完美到結尾啦。這也算是某種程度的默契吧。

我真佩服他的抗壓性,因為再這樣的壓力之下第n次能夠完美而不受之前的錯誤影響的確很不容易。後來都取了第二次的完整錄音,教授對Beethoven很滿意,Ravel尚可,反正我們還有時間練就是了。我的夥伴們真的都很棒:)。

 *

然後是今天,第二次練習曲音樂會。

和上次一樣有逃兵,當然有人找藉口不想拉,尤其又是在剛收假的第一個星期。其實我也沒有練很多,尤其我可是好好的放了自己一個大假,在開始練室內樂的三天前都還是每天只練音階就沒下文:p。等到錄完音才驚覺火燒屁股,還好有放假前的Hermann可以趕快拿回來溫一溫。

這次沒有上次緊張,可能放假放到神經遲鈍麻痺了,也可能我上次選的練習曲真的太刺激……這次雖然說也刺激,不過果然在音樂會的時候Hermann還是比Vieux好拉一點,畢竟是叫做"音樂會練習曲"。只是拉到第四頁還是鬼打牆了一下,差一點點就拉錯一句接回第一頁(呼!好險=.=),媽呀我可不要再拉一次Orz……

Julie講評:『為什麼妳每次都選這種不可能拉的練習曲??XD』啊不是我選的啊啊啊……不過小聲說,其實它"看起來"比練起來難一點啦哈哈

 *

晚上是我們班大牌伴奏的獨奏會。聽完就知道為什麼他可以這麼大牌。

德布希"快樂島",算是我最愛的鋼琴曲之一,聽了這麼多次,從來沒聽過一個人這樣彈……

沒有技巧。在他身上所有的技巧早就不是技巧。那只是一種本能,為著完全的表達。

拉威爾"華爾滋",根本就是管弦樂團。


節目單早就被搶光,只能跟隔壁借來喵一眼。什麼?他十一歲跟羅馬尼亞管弦樂團彈葛利格鋼琴協奏曲?!我十一歲的時候還不會拉中提琴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tiste 的頭像
altiste

Quai de Saône

alti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