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人家跟我講幾次新年快樂,總是過沒幾分鐘就忘記今天過新年……

不能怪我一點過年的fu都沒,誰叫大年初一迎接我的,只有我們Quatuor Hermès的第一場音樂會。

 *

昨晚睡得並不太好。雖然我們Beethoven之前都練得不錯了,不過因為我們的第一小提琴Omer的祖父驟逝而缺席,說不緊張是騙人的。只知道我的腦袋一整夜都很忙碌,但是到底在忙什麼也記不清楚了……

又是漫長的一天。九點鐘排練,終於不再是"三缺一"。距離音樂會剩下不到十二個小時,但是因為上星期突然不能上課,今天的課感覺還有不少細節要修,居然連從頭到尾走一次給教授聽的時間都沒有。

 

直到下午回家,看到我的包裹招領單,真是怒火中燒……

這個要解釋一下~話說從去年開始我就幾乎完全沒有"在家裡"收到過包裹了……每次來不是我不在家、就是郵差懶得上樓(我家只要爬一層欸)、單子時間隨便填(有那種我明明就在家的時間,或是今天收到的單子寫昨天來過,真是見鬼了);這也就算了,一般的包裹我可以走個十分鐘到離家最近的郵局去領。可是每次從台灣寄來的快捷,郵費爆炸貴就算了,上面要求人家填收件人電話也是填假的--從來就不會有郵差打電話給我,來的時間很爛都在上班的時間(法國一般掛號都會在上午八點左右大家出門上班前完成投遞)--像今天,九點半來哪有人會在家呀!!更慘的是快捷每次都會在離我家距離非常尷尬的另一間郵局招領……所謂尷尬就是,走路距離是離我家最近的郵局的三倍,偏偏坐公車坐個一站也還要走一大段路、更別說正在兩個地鐵站中間=..=

簡而言之我是極端不想去領,虧我早上還七點半就起床等,多盼望大年初一可以在家裡收到台灣寄來的包裹,那會是多幸福的事啊。可是氣炸了還是得去領,用力把5.5公斤的包裹扛到公車站,老娘就是不爽、一站也要坐就是了。我當然知道為這事情生氣完全就是拿死法國人的錯誤在懲罰自己,可是又煩又累的情緒加在一起,完全沒辦法消化……

直到回家打開包裹看了媽寄來許芳宜的書,我才意識到……原來我為了晚上的音樂會有多緊張……

 *

Tasso不久前才跟我談過……有非常多程度頂尖的音樂家之所以最後沒有走上演奏,就是因為上台這一關……即使成了演奏家,ils souffrent beaucoup(他們有時候也很痛苦),整天可能就為了在即的演出而緊張……

當然這不是我第一次這麼緊張,但是這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當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的緊張的時候,也會莫名奇妙的把緊張誤會成別的負面情緒。

今天以前,我從未如此強烈感受所謂演奏家的"痛苦"。

 *

我們是晚上音樂會的最後一組。利用最後一點時間確認細節,其實我們四個人都很緊張,不過更正確一點說,還有興奮,畢竟這是我們這個組合的第一場公開音樂會。坦白說這種時刻很難熬,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但是上了台就不一樣了,我想要突破、想要勇敢、想要專心、想要enjoy、想要對我的音樂負責。在弦樂四重奏裡一直是我在台上最自在的角色,更何況我很幸運擁有三個比我更加人來風的夥伴^^--我們延續以往的作風,上台還是會拉得比平常更好XD。加上新的第一小提琴抗壓性穩定度都很好,我覺得最神奇的是第四樂章最後的快板樂段,因為要直接接新的速度一直飆到結尾,坦白說在音樂會之前大家好像從來沒有一次一開始就抓到同樣的速度……可是事實證明這種奇蹟還是會在正式演出的時候發生XD

除了我的C弦太低的小插曲(好像有點嚴重Orz,沒辦法,上台耳朵一緊張就聾了,明明知道弦音高低了也沒有空檔修正)不過今天發生總比比賽才出狀況好。至少不會有下次了。

教授、助教對我們的表現很滿意。當然我們還有進步的空間,不過這真是個好的開始。

 *

真是抱歉如果我今天忘了跟你說新年快樂。我沒有一點過年的感覺。對我來說,沒有回家,根本就不算過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ltiste 的頭像
altiste

Quai de Saône

alti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